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罗老师的博客

原创空间 我思故我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解读金庸笔下男性的三类爱情观(原创)  

2010-05-19 09:33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解读金庸笔下男性的三类爱情观 - 清风碧荷 - 清风碧荷的博客
解读金庸笔下男性的三类爱情观 - 清风碧荷 - 清风碧荷的博客

       从获得诺贝尔奖的教授,到贩夫走卒,从黄土高原到大洋彼岸,各个阶层各个地方,到处都有“金庸迷”。 当金庸的作品从市井之间走向高牍深案,当金庸本人从报刊写手走向大学讲坛,人们对其作品的解读就从休闲向研究转变,从娱乐化向专业化转变。

    金庸不但是写武侠的圣手,也是写爱情的高手。他的小说里交织着许多迷人的情感故事。像《飞狐外传》中胡斐和袁紫衣,《射雕英雄传》中郭靖和黄蓉,《神雕侠侣》中杨过和小龙女,《天龙八部》中乔峰和阿朱,《笑傲江湖》中令狐冲和任盈盈,他们的爱情都写得细腻而深沉。应该说这些爱情描写里都有英雄美人的罗曼谛克的成分,诚如严家炎先生所言:金庸作品这么吸引人,从内容上说,似乎可归结为三管齐下,错综交融:一是写,把侠义精神写得很感人;二是写,即武功打斗写得动人;三是写,将男女爱情同样写得很迷人。,构成了金庸小说内容的三大支柱。

    情之一字,最动人心。不过,在世人心中,女子是情感专业户,情感是她们生命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。一念痴狂,生死可矣。正如金庸先生《神雕侠侣》这部小说中引用的金大诗人元好问作於金泰和五年的一首词。词曰: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调寄迈陂塘》  

问世间 /情是何物/ 直教生死相许/天南地北双飞客/老翅几回寒暑/ 欢乐趣/离别苦/就中更有痴儿女/ 君应有语/渺万里层云/千山暮雪/只影向谁去     

    但通览其作品,让人不得不关注一个有趣的现象:小说中的许多男子一样为情所困。为情所扰,为情所喜者大有人在。段誉枯井泥涂中获得美人心的欣喜若狂,杨过寒潭底重遇小龙女的万千滋味,郭靖与黄蓉携手江南的旖旎欢欣,皆是至情至性。为情所痴,为情所苦,为情所迷者自是不乏其人。黄药师的十余载凭棺吊颜不曾移爱,百胜刀王胡逸之二十三年默默守候陈圆圆,以听一语视一影为幸事,让人顿生感慨。以情为利器,断情绝意者也不在少数,陈家洛满怀家国天下,不惜香香公主碧血化蝴蝶;福康安始乱终弃,一杯毒酒了结孽缘。还有那些看似多情却无情的主人公,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。大理段正淳的处处留情处处温柔,叫人不知从何说起;老顽童周伯通惹下情债一走了之,一听黄蓉念“四张机……”就吓得魂飞魄散;韦小宝整日珠环翠绕,问他究竟爱着谁,恐怕也会思忖良久无言以对。

我试着梳理了一下,金庸小说中的男子体现出了三种爱情观。

第一类:人间自是有情痴

    常言道:痴情女子负心汉,但金庸笔下的痴情男子不亚于女子,甚至有过之而不及。且不说大家耳熟能详的主角,便是文章中不起眼的人物也是如此。鹿鼎记》中的百胜刀王胡逸之与《书剑恩仇录》中的于万亭便是其中两个例子。

百胜刀王胡逸之刀法卓绝,兼之长得风流英俊,当年是武林中第一美男子,因而有个外号叫作美刀王。但他某日在四川成都,无意中见了陈圆圆一眼后,便从此神魂颠倒,不能自拔,甚至为她退出江湖,隐居昆明城郊。就像他自己所说:当年陈姑娘在平西王府中之时,我在王府里做园丁,给她种花拔草。她去了三圣庵,我便跟着去做火夫。我别无他求,只盼早上晚间偷偷见到她一眼,便已心满意足..”他在陈圆圆身边一待就是二十三年,因怕泄露身份,平时绝少与她谈话,这二十三年之中,跟她也只说过三十九句话。她倒向我说过五十五句。胡逸之为陈圆圆抛弃了他在武林中所建立的名声地位,以他武功之高,声望之隆,竟自愿操此杂役。我们固然可说这不是真正的爱情,而只是迷恋美色的一种表现,但我们还是不能忽略他在种种举止中所流露出来的”——他连二十三年来两人说过几句话,都数得清清楚楚。同时,胡逸之在与韦小宝攀谈之时,发表了他对爱情的看法,而我以为他的这种思想是超越时代的,不论在什么时候都绝对适用:  你喜欢一个女子,那是要让她心里高兴,为的是她,不是为你自己。倘她想嫁给郑公子,你就该千方百计地助她完成心愿。这种想法除了说出爱的真谛外,也反映了胡逸之对爱情的真挚与至诚。从他的这一席话中,我们便至少可断定他对陈圆圆的感情绝非一般的下贱情欲,而是包含了真爱的至情。因而,他的痴,也就更令人信服,更令人感动,也更令人同情。

    于万亭与胡逸之的情况虽有相似之处,却也略有不同。于万亭与陈家洛之母徐潮生原为一对青梅竹马之爱侣,两人并且私定终身。后来于万亭因家贫不得不出外谋生并学习少林派武功,后又因思念徐氏而返回故乡。可是回乡之后却惊闻徐氏已被父母许配给当地豪族陈门。三年后徐氏生了一个儿子,于万亭去探望她时,徐氏惊慌地告诉他说其所生之子已被当时的四皇子胤祯(即后来的雍正皇帝)换去,而将一个女孩儿送了回来。其后雍正数次欲暗杀徐氏夫妇,于万亭都在旁施以援手,暗中救了他二人。由于难以放心,他于是干脆化装为佣,在陈府操作贱役,劈柴挑水,共达五年。直到确知已无后患,方始离去。其后,于万亭又在徐氏的恳求下,把陈家洛带到大漠中去拜袁士霄为师;还夜闯皇宫去对乾隆揭示其真实身世并晓以大义。他所做的这一切,没有一件不是为了徐潮生才甘冒奇险的。而他对徐潮生的深情,亦可从他终身未娶、及在徐氏逝世后不久就跟着郁郁而终这两件事上看得出来。

胡逸之与于万亭对所爱之人的感情都是既深沉又绵长。他们可以为了满足所爱之人的需求而不惜任何代价,甚至屈身为仆,出生入死。他们感情之高尚纯洁,所做事情之伟大,在情痴中也是无可比拟的!

第二类:看似多情最无情

    金庸小说中有一种男子,面对心仪的女子,面对爱情,一样会心动神摇,但他们的选择却往往让对方付出生命的代价,只为成全一己之私。如陈家洛,如无涯子。与其说他们爱的是别人,不如说他们更爱自己。

陈家洛是《书剑恩仇录》中的主人公。这部小说是金庸武侠小说的处女作,金庸笔下的第一位男主人公就是这位身穿白色长衫、脸如冠玉,人如玉树临风,文武双全的陈家洛。他出身于官宦之家,考取过举人的功名,流落江湖出于无奈或偶然,而不几年便成了拥有十数万会众的红花会的总舵主。

    也许他在社会生活领域(在江湖上)是一位大英雄,但在情感的世界中却是很懦弱的;在性格形象上他是光采照人的,但在心理世界中却又是一个很卑怯的人。——正是他的懦弱与卑怯,造成了两次爱情的悲剧至使自己以及情人都痛苦不堪,以至牺牲了性命。《书剑恩仇录》的第四回《置酒弄丸招薄怒,还书贻剑种深情》中写到陈家洛率红花会群雄帮助回疆的木卓伦(霍青桐的父亲)部夺还经书,而霍青桐则赠以宝剑,一表感激之情,二定相爱之意。——这二人一见钟情。陈家洛见霍青桐体态婀娜,娇如春花,丽若朝霞,先前专心观看她剑法,此时临近当面,不意人间竟有如此好女子,一时不由得心跳加剧。木卓伦表示要霍青桐兄妹留下来帮红花会的忙,陈家洛大喜,说道:那是感激不尽他的感激是真感激,大喜也是真的大喜,他可以与霍青桐相伴更长的时间了。不料事出意外,女扮男装的李沅芷驰马过来,与霍青桐不拘形迹,俯身搂着她的肩膀。这一切陈家洛看在眼里见霍青桐和这美貌少年如此亲热,心中一股说不出的滋味,不由得呆呆的出了神。见陈家洛误会了,霍青桐解释并赠剑与他,他也接受了,心中的怀疑却徘徊不去。结果又对霍青桐的妹妹喀丽丝一见钟情。

    他到底爱谁呢?究其深刻原因,那就是喀丝丽美绝天人但却不会武功,从而使她对陈家洛更为合适(这也是书生之及男子汉自尊心的产物),因为霍青桐武功智计皆为上上之选,这使陈家洛内心自卑。更主要的是:陈家洛在情场上并不是一位真正的磊落、真挚、勇敢、热烈的大丈夫,而是一位心多崎曲而又卑怯的文弱书生。就算是爱上了喀丝丽,倒也罢了。更为可悲的是,他最后居然将爱人喀丝丽,作为乾隆皇帝答应他反清复明条件而送给了乾隆皇帝!进而,在牺牲和毁灭了霍青桐一生的幸福之后,更干脆地就毁灭了喀丝丽的美好纯情的生命!

    香香公主被俘献入宫,不肯屈从乾隆,她只记着与陈家洛的爱情誓约,为了保住清白,她把自己衣衫用线密密缝住,乾隆若要对她用强,她身怀利刃,随时准备自裁。后来陈家洛被召入宫,与她相见,他为了汉家匡复大业,为了要乾隆把满清赶出关外,做汉人的皇帝而劝她顺从乾隆,她在万般凄苦中答允了,她说你要我做什麽,我总是依你。殊不料在答应了之后,她发现乾隆根本是骗人的,一时悔恨达于极点,险些晕倒。最后,她到清真礼拜堂里,跪在地下,从衣袖中摸出短剑,刺进她自己那世上最纯洁最美丽的胸膛里。一代红颜,香消玉殒。最后陈家洛在她墓前悲苦的吟到:浩浩愁,茫茫劫,短歌终,明月缺。郁郁佳城,中有碧血。碧亦有时尽,血亦有时灭,一缕香魂无断绝!是耶非耶?化为蝴蝶。
        喀丝丽为之献出了生命。其中主要当然是因为命运的外因在支配着,但也凸现了主人公陈家洛的事业爱情的矛盾心理及其冲突与抉择。喀丝丽心目中的天神般的大丈夫陈家洛最后非但没有保护她,相反为了国事而牺牲了她和他的私情,将她做为条件和礼物送给了乾隆。美其名曰奉献与牺牲。在这一事业、国事、天理的挡箭牌的背后,是私情的悲苦,人欲的压抑和人格精神的萎缩。是人的失败。当然首先是男人的失败、对陈家洛而言,他的情深是卑怯的,对两个爱他的女人来说,他更是无情的。

    逃避爱情世界怯于情,其极端的例子是老顽童周伯通。当年全真教主王重阳带着老顽童周伯通到大理王宫拜访南帝,传南帝先天功并切磋武艺,住了半个月时间。老顽童在这十多天中闷得发慌,在王宫中东游西逛,见一个姓刘的贵妃在园中练武,而老顽童是个第一好武之人,生性又是天真烂漫,不知男女之防,眼见刘贵妃练得起劲,立即上前和她过招。三招两式,就以点穴法将刘贵妃点倒,老顽童甚是得意,便即高谈阔论说起点穴功夫的秘奥来。刘贵妃立即向他恭敬请教,一来二去,周伯通血气方刚,刘贵妃正当妙龄,两个人肌肤相接,日久情深,终于发生了性关系。王重阳将老顽童捆起来让段皇爷发落,南帝非但没有责罚周伯通,还将刘贵妃叫来,命他们结为夫妇。

    事情到此,都应该说没有什么奇怪的。奇怪的是老顽童听说要叫他结婚,便大叫大嚷说道本来不知这是错事,既然这事不好,那就杀了他头也决计不干,无论如何不肯娶刘贵妃为妻。说罢从怀中抽出一块锦帕,递给刘贵妃道:还你。刘贵妃惨然一笑,却不接过。这是刘贵妃送给老顽童的定情之物,上面织着一幅鸳鸯戏水图,还绣了一首小词:四张机,鸳鸯织就欲双飞。可怜未老头先白。春波碧草,晓寒深处,相对浴红衣。”..
       
这种不负责任的逃避,这种对爱的付出与奉献的恐惧,看起来像是对事业的热爱对朋友的交代和对自由的固守,其实则根源于男人的冷漠和怯弱。两位美国的学者指出:一些女人的冷漠、含蓄常常是不得已的,在不至于使自己难堪、窘迫的条件下,她们又是大胆的,挑逗的。而对着这种大胆和挑逗,胆怯的男人不是回应而是回避。男人的冷漠从此开始。

    第三类 天生风流态度

   如果说,情痴让人心动,懦弱让人心痛,那么韦小宝的风流更多的是让人亦笑亦嗔。

金庸笔下搞三角乃至多角恋的男主角不在少数,韦小宝的角尤其多,八角。而其他男主角确实犯了难。张无忌最头疼,段誉最冤枉,胡斐最心痛,狄云最惨痛,令狐冲最难以割舍,郭靖最决绝,陈家洛最错,杨过最无辜,袁承志最无奈。而韦小宝并不犯难。一下子七个全娶,上述的几位之所以犯难,就是因为不敢这么做。也就是张无忌做了个梦。而韦小宝就这么做了,他没有任何顾忌,丽春院虽六女一床吾往矣,又是一次人性的舒展飞扬。韦小宝风流,他每个妻子都爱,(新修版最后让小宝想了一下,认为自己最爱双儿)而且能使她们基本上和平共处。而让她们都能过上富足的生活,这一点鹿杖客之流所不能及。

    韦小宝看不起女人,却爱慕美女。他虽调戏女子,存心不良,但宁可攻心为上,一般不动真格在他第一次看到阿柯的时候,他就发誓要娶到她做老婆,就像韦小宝所说:“你奶奶的,我今生今世娶不到你臭小娘为妻,我是你郑克塽的十七八代灰孙子。我韦小宝是王九蛋,王八蛋再加一蛋。”这种精神真的可敬可敬,“总而言之,老子一辈子跟你泡上了,耗上了,阴魂不散,死缠到底。就算你嫁了十八嫁,第十九嫁还得嫁给老子。”其实除了阿珂,他对其余的几个女孩不是也一样有着这种无赖、强硬到底的决心吗?

    与韦小宝相比,出生于皇族,身为大理国镇南王。满腹经纶,儒雅洒脱,又有武功绝学一阳指在身的段正淳的风流有所不同。如果韦小宝与女人之间的关系是串联式的,那么段正淳和他的女人们之间的关系就是并联式。

    段正淳是金庸笔下一个十分奇特的人物。他奇特在到处留情,情人极多,见一个爱一个,而又绝不是徒然风流薄幸,当他是单独对着一个情人的时候,他真是真心真意爱这个情人的,只能说这个人的感情特别丰富,别无其他解释。段正淳的日子并不好过,秦红棉要用箭射他,小康要用口咬他,元配妻子刀白凤有了外遇,王夫人要将他作花肥,阮星竹要用刀砍他,终日在提心吊胆,风流代价相当高,可是段正淳却身不自主,再给他机会,他一样会另结新欢。韦小宝就比他运气好得多,没招惹到那么多麻烦。对于女人来说他天生就具备杀人的诱惑力,再加上他甜言蜜语,海誓山盟,没有几个女人能抵挡的住这个男人的进攻。段正淳一生爱过许多女人,而且他对每一位女人都情真意切,都保留着一份完整的感情。

    要认真研究段正淳为何能吸引了这么多美丽女子,对他那么死心塌地,恐怕有点可笑。段正淳的心思都花在研究生活情趣之上,而欣赏各式各样的女子,正是生活情趣的重要部分,他一表人材,地位尊贵,为人谦和,能文能武,在这些基本条件之上,他的确是懂得欣赏每一个女人的好处,即如伯乐与千里马,如钟子期与伯牙,一个女子对懂得欣赏自己的男子自然青眼有加。段正淳不是但求有女人便可的粗鲁人,他当她们每个都是有心思有性格有自主权的人,他每个都珍惜宝爱,他的凤凰儿、他的亲亲宝宝,每一个他都愿意为她舍弃性命。为她牺牲名誉,就如叶二娘,他一时糊涂起来,以为她所指的情夫是自己,就思算,若真是自己,那么即使在天下英雄之前大大出丑,那也要相认,不让她凄苦下去。这样的男子委实太少,这几个女子忍着妒忌也要挤一挤,或许也不是没有道理。大理段氏之中,以他最不沾佛法。段誉自幼听佛经听得多,可以随口引述,个性亦深受佛家慈悲影响;段正明为帝,但是随时可落发出家,只有段正淳,不闻说过什么与佛理有关的话,他是个彻头彻尾的风流才子。

   在某种程度,金庸笔下的风流人物似乎表达了男性在两性世界的最佳向往。

   综上所述,金庸小说写了不少痴情种,他们因爱恋而直教生死相许。也描摹出形形色色在情花丛中选择各异的男子。他用现代心理学观念剖析、塑造人物形象。展现出人物不同的爱情观实际上表述了他们不同的人生观。也正因为如此,金庸小说才更具有现实意义。当然,正如严家炎先生所说:尽管金庸主张爱情专一,不写正面主人公三妻四妾,也不管笔下的男子持何种爱情观,但是,一个男主人公四周总有那么多女性在围着他转,这类现象在他作品里又出现得那么多,那么集中,我以为还是说明一点问题,即金庸小说积淀着千百年来以男子为中心,女性处于依附地位的文化心理意识,虽然作者自己也许并没有明确地意识到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5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